交易平台   论坛 人才招聘
古建筑
古建网首页
古建新闻 古建保护 园林景观 古建文化 设计施工 视频
装修陈设 房源信息 古建欣赏 艺术长廊 古镇古村 论坛
  用户名: 密 码: 关键词:
当期位置:首页 > 人物专访 >子川访谈录
子川访谈录

             发布时间:2016-03-07 20:29:02   来自:姑苏晚报    作者:

  ■本报记者刘放子川小传
  本名张荣彩,曾用名:晓石、石也、晓然、天宁、秦海、大可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现为江苏作家协会理事、专业作家、诗歌工作委员会主任,江苏省中华诗学研究会副会长。代表作品有《总也走不出的凹地》《子川诗抄》《背对时间》《虚拟的往事》等,曾获江苏省优秀文学编辑奖和紫金山文学奖、第三届汉语诗歌双年十届奖、第二、第三届江苏文学评论奖。

  我们苏北往往把睡觉做梦说成是“上苏州”

  晚报会客厅:子川先生好!你是江苏的著名诗人,又肯定到过苏州很多次,说说苏州印象吧。
  子川:我是苏北人,我们苏北往往(不知道其它地方有没有这种说法)把睡觉做梦说成是“上苏州”,可见苏州早就是中国人的梦,而且是美梦。自古苏州出才子,古代诗文一体,生于苏州的诗文大家甚多,上至仲雍、言子、到唐代的张旭、陆龟蒙、宋代的范仲淹、范成大以及明代的唐伯虎为首的四大才子等等等等,还是不列举的好,太多了,再怎么列举都会有遗漏。今天也一样,纵观今日文坛、诗坛之版图,苏州也是超大板块,人才辈出,举不胜举。
  晚报会客厅:那说说你自己。你在苏州有不少的粉丝,首先请说说你的笔名吧。关于这个笔名最直接的猜想那就是“子在川上曰”,是很大气的一个笔名。
  子川:笔名本是个符号,但在设置这符号时,几乎所有人都会费些踌躇。汉字的趣味在于它除了本义,字面的意思,还有基于象形、指事、假借等造字方式带来的别的意趣。除了“子在川上曰”,另一个意思是“小河流”,这层含义很符合我早年插队的里下河地区的地貌:无限多的无名河流构成一个庞大的水网地带,“子川”可以是其中一条涓细河流。事实上,当我最终选择“子川”做笔名,这些意思都不靠前。其时,我已有10多年的写作实践,用张荣彩、石也、晓石、晓然、秦海等名字发表过一定数量作品。1993年,当我出版第一本诗集《总也走不出的凹地》,想固定一个笔名,回忆起我最早的文学写作实践,那是1978年,我的第一个孩子因溺水早夭,他的名字叫张川。伤痛与怀念使我写下最早的一批诗篇。此外,从私密角度,子川”这一笔名应当还有一层纯个人的“寓义,原谅我不把它说出。

  沉潜安静写作常常会被遮蔽

  晚报会客厅:原来有这么个忧伤的背景,一个父亲丧子之痛在其中,这真是大家都想不到的,也受到了震撼。感觉你用这个署名写作,是再也无法轻飘飘了,永远不会游戏文学了。原谅我们提起你的伤心事。那我们说说《扬子江》吧,其实扬子江似乎也可以称作“川”的。你做过这个诗刊的特约主编,为这本江苏的诗刊在当代诗坛崛起做出了公认的贡献。
  子川:我去年已卸任这本诗刊的特约主编。不过要说说我与她的缘分,并对她做些宣传介绍,也是可以的。2001年始,我曾主持《扬子江》诗刊工作四
  年,2005年10月后从事专业写作,
  2011年4月,我又奉命接手主
  编《扬子江》诗刊。时隔五年再来办刊,在诗歌美学趣味上,今天的我与当年的我,没有什么不同。但办刊的变化也是存在的。五年的专业写作,给了我许多读书的时间,与做编辑时常常带着组稿、选稿目的的阅读不同,那是一种几乎没有丝毫功用目的的阅读。这种阅读
  让我读到一些沉潜安静写作的优秀诗文本。
  在躁动的热衷于“抢眼球”的社会环境中,沉潜安静写作常常会被遮蔽,散见于众人关注之外。不仅如此,遮蔽还表现在许多层面,比如:镁光灯下的遮蔽,“动”对“静”的遮蔽,“名”对“未名”的遮蔽……有感于斯,我再度主持《扬子江》诗刊,以“去蔽”为主旨,辟出“深水区”栏目,推介成名诗人处于遮蔽状态的重要作品,力推沉潜安静写作的诗人及其优秀诗歌文本,以及未成名诗人有分量却没得到应有关注的新锐之作。毫无疑问,这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情,它的最大意义在于关注沉潜安静写作,在一个浮泛喧哗的时代,众人都被“抢眼球”(主动与被动)折腾得不知所以、不知所云的时候,文学与诗歌应当走出这个怪圈!“文章千古事”,再嚣闹的当下也终将归于尘土。而在生命长度够不着的未来的洋面,只有活着的诗文本像不沉没的岛屿浮在那。对编辑者而言,这也是一件极其艰巨的工作,这意味着必须透过浮泛的喧哗,绕过击打水花的鱼群,潜入深水,去搜寻、打捞我们的目标。十六年前,我第一次主持《扬子江》诗刊,曾用三个词描述杂志当时的追求:多元、实力、气质。时隔五年,当我再来主持《扬子江》诗刊,我愿意用这样三个词来描述它:去蔽、多元、气质。如果说变化,大体建筑在这样一个基调上。现在,我不再做主编,但我仍然是她的读者,带着特殊的感情关注她。
  晚报会客厅:我们报纸也有诗歌版,很想听听你编辑诗歌的审美趣味和诗歌主张,报纸不是纯文学刊物,但诗歌毕竟是诗歌,我们有时很惶惑。
  子川:编一本期刊并不是编一本个人诗集,因而,体现在杂志上的主编的美学趣味,不应当是纯粹的个人的趣味,它必须有更大的边界,或曰宽容度。编者有时更像一个组织者,他组织作者、评论家围绕一个共同或相近的美学趣味,编织刊物的美学图像、格调甚至气息。做一本成功的刊物,除了主编的审美趣味,还有他对诗歌事业的热爱、敬业程度,以及他在创作界、理论界的亲和力。报纸与刊物形式不同,但为读者为作者服务这点上,肯定是相通的。

  其实生活无处不是诗

  晚报会客厅:你的诗歌好,同时,你的书法也是圈内外公认的才子书,此外,你的围棋和象棋都非常了得,几近专业棋手,感觉你游刃有余地在这几者中穿行,是真正尝到艺术相通的快乐了。我们也想听你谈谈这个。
  子川: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小学毕业就失学,并提前下放到农村去独立生活。我是父亲的第十个小孩,家父生我时已经43岁。由于当时的社会原因,生下我之后,父亲已从一个事业有成的业主,成了一个可以富余出许多精力来关爱子女的合作商店的普通职工。因此,我6岁起即被父亲望子成龙的愿望挟持,跟在父亲后面开始学习写字、下棋。相对于儿童心态,这段时间的学习准确的说法应该叫做“被学习”。下棋渐渐赢得我的兴趣,也许因为棋类竞技胜负的公平性。尽管我当时还没有足够理性来评判基本生存层面的极不公平,但可能已有了“可以在棋局中找回公平”的潜意识。父亲的培养与我的兴趣,促使我从儿童、少年到成年,先后获得过县、地区、省各级棋类竞赛的冠军。其实,棋与书法只是父亲试图影响我的某些方面,而我从父亲那里受到的影响远大于他的主观意图。由于很小时就跟在父亲身后,他对我的影响更多体现为不教之教。
  他的“多做少说”、“勤有功,嬉无益”、“皇天不负苦心人”、“受人之托,终人之事”这些做人行事方式来规范他自己的行为。这些都或多或少对我后来的做人行事构成一定影响。如果不把“诗歌”仅仅视为一种文体,生活与诗是不可分割的,比如饿了吃饭与美食,冷了穿衣与服饰,再比如欲望与爱情,还有,不食周粟与投水汨罗江,甚至楚霸王不肯逃往江东,这样一些可以从精神范畴来评判的行为,都包含诗的成分。从这一层意义上理解生活,其实生活无处不是诗。只有把诗视作一种写作,一种技艺,才存在有没有时间去创作,生活从来不问你有没有时间去生活。在我这里,下棋、写字、写作等,是生活的内容,它们丰富了我的生活,与我的工作、创作也并不冲突,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因为下棋、写字、写作不去上班,不去做他该做的事情。职场上事情多起来,就少下棋、少写字,甚至少写作。这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在享受生命的同时也必须履行义务,试想一下,如果没有种地的人,没有织布的人,一个人光是不管不顾地写诗,他吃什么、穿什么。因此,做一份该做的事情,既是生存的必须,也是生存的应当。
  晚报会客厅:想请你为江苏诗坛号号脉。江苏诗歌在全国处于一个什么位置?与小说家群比,诗人部落怎么样?后劲怎么样?
  子川:江苏诗坛在全国处于一个什么位置,还真的不好置评。有一点,江苏诗坛相对安静,不躁动,在今天这个躁动不安的时代,许多时候,安静写作或许还真的会被媒体冷落。不过,写作本身总是安静的事,因此,江苏诗坛的不躁动,从历时状态去看,未必是坏事。文章千古事,今天再热闹又能怎样,优秀文本才是诗人必须关注的首要的事。再说了,总在水面打水花的未必都是大鱼,深水区才是大鱼的存身之处。
  晚报会客厅:最后谈谈你花了不少心血和精力搞的新诗百年评选,初衷与收效各怎么样?还会继续搞吗?
  子川:2012年,我们在太仓沙溪举办中国新诗百年论坛对新诗经典化问题展开讨论。此前,用了将近两年时间,邀请近三十位专家(每人推荐十九首诗)推荐、产生360多首备选诗,再把360多首隐去作者姓名,以编号为序,印制成书,邀请20多位专家到太仓沙溪,现场阅读、投票,以得票多少评选出新诗诞生以来的十九首新诗。新诗十九首”初衷是为了强调“文本,即被推选的优秀诗文尽量与作者的地位、声望不发生更多联系。因为古诗十九首都是没有具体作者的。接下来,邀请19位评论家对选出的十九首新诗写出十九篇评论,编辑出版。
  《新诗十九首》的评选,前后花了很长时间,也花很大力气,后来,有人建议在不同读者群中,比如让大学生来推荐他们喜欢的新诗十九首,甚至还有人建议通过网络来选新诗十九首,考虑到时间与精力未能去延续与拓展。最近,在中韩作家交流中,韩方对这种经典化以及推荐阅读方式感兴趣,因此,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通过中韩合作来进行年度中韩新诗十九首的推选,即:由中韩双方各推选年度好诗五十首,互译成中韩文,并由对方(汉诗由韩方评选、韩诗由中文评选)评选出十九首,分别以《年度汉诗十九首》(韩译本),《年度韩诗十九首》(汉译本),在两国两地公开出版。

发布人: ann
 · D01苏州吴中区东山镇人民街28.. (2018-01-17)
 
 · NO1阊门附近小洋楼 (2018-01-17)
 · NO2景德路古宅 (2018-01-17)
 · NO3平江路历史街区老宅 (2018-01-17)
 · NO4接驾桥附近古建筑 (2018-01-17)
 · NO5金门附近老房子 (2018-01-17)
 · NO6白塔路私宅 (2018-01-17)
 · NO8盛宣怀故居 (2018-01-17)
 · NO9苏州市区养育巷附近古宅 (2018-01-17)
 · NO10苏州古城区十全街附近古宅 (2018-01-17)
 · NO11苏州古城区民国洋房 (2018-01-17)
 
苏州古建网 生活苏州网 春曼 春曼祛斑 汽车玻璃修复培训 汽车凹陷修复培训 汽车凹陷修复学习 古建论坛 中国古建交易网 中国古建网 古建筑爱好者 郑志然博客 苏州二手房 福州二手房 中国红木古典家具网 佛旅网 太原房产 吴门影苑 中国民族建筑网 全游网 装饰公司 姑苏热线 扬州搜房网 魅力杭州网 苏州房产 殷祖古建 古建筑彩绘 同程网 保定驾校 南通房产网 中国城市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苗木网 呼和浩特房地产 北京装饰公司 苏州装修公司 南京装修公司 牡丹江分类信息网 古镇网 上海装修 中国历史建筑保护网 新居网 国际特价机票 尚趣时尚旅游 昌景园瓷器 整体家居 装修设计 搜房苏州二手房 苏州礼品公司 苏州香山工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与著作权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苏州古建网  电话:0512-62531089 传真:0512-62531089
Email:zggujian@163.com QQ交流群:56837363 友情链接:409925443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备案号:苏ICP备12075785号-3
 技术支持:苏州敦本堂古建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古建筑